金钱美人 第三卷 冷战时代 第二章

第三卷 冷战时代 第二章 新生来了



  那天之后,岳瀚开始“枯燥”的生活。没有了鸳鸯浴,同样没有了洗澡前的“运动甜点”,洗澡时的舒适按摩。告别了舒服的大床,同样告别了日日宣淫,夜夜笙歌。


  邓莹、林凤儿和明芬三女现在的关系很奇特。她们既竞争,又和睦。岳瀚无法长时间睡觉,每天半夜爬起来工作和学习,早晨时分,总缺少休息后的惬意。邓莹往日都奉上腻滑的躯体,让他舒解身心,现在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颈部按摩。林凤儿和明芬现学现用。岳瀚享受按摩时,林凤儿下厨做早餐,明芬拿出看家本领,为岳瀚来足底按摩。三女配合无间,各展所能。


  她们又很亲密,常常窝在一起窃窃私语,对岳瀚既热乎,又保持距离。


  岳瀚向来果断,常以“当断不断,其后必乱”为戒,这次却下不了决心。


  偷吃禁果的男男女女本应沉浸爱河中,沐浴那夏天般热烈的恋情。他们四人却唯有保持这奇怪的“冷战关系”,干耗着。


  九月六日,星期六,黄垠大学零四界新生开始报到。岳瀚“一家四口”,重装上阵,齐奔火车站。他今天起又将多一份责任。妹妹小颖生前最好的朋友,曾帮过他很多的朱茵,考入了黄垠大学。他今天来接她,以后还要义不容辞的像哥哥般照顾她。


  岳瀚当初把房子卖了,付医药费。后来,他和病重的妹妹小颖无家可归。是朱茵为他们提供居住之地。岳瀚离开上林,返回黄垠时,连几十块的车费都没有。他举目无亲,借钱都没人愿意。还是朱茵最后帮了他一把。


  岳瀚对这个算半个妹妹的女孩,怀有深深的感激。危难之时方见真情。最困苦的时刻,一杯水比什么都重。三女正是知道缘由,才跟着来。她们要第一时间见见这个女孩。


  “瀚哥!”一个青年女孩挤出人流,飞向岳瀚。她柳眉凤眼,秀鼻小嘴,俏脸圆润,端是个美人。


  岳瀚双手抱住飞扑入怀的朱茵,心中有些意外她竟如此热情。虽然再见故人,他心中同样热乎乎的。


  “我说过,一定会考入黄大,怎么样!”朱茵那翘起的小嘴,带着自傲,又似在邀功。


  “还能怎样,当然庆祝一下。今天晚上请你大吃一顿总可以了吧。”


  “你……有钱了?”朱茵声音忽然变低,似怕打击岳瀚。


  “当然,你以为电话里是骗你的。”


  “我就知道瀚哥一定行。”朱茵立刻眉开眼笑,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。


  “你爸妈呢?”


  “没来,我不让他们来。有你在这儿接我嘛!”


  “小胆儿挺大!这么远路,自个儿跑来了。”岳瀚放下朱茵。一个大男人老抱着这样一个靓丽的女孩可不行,尤其脑后还有六只眼睛紧盯着。


  “小case!一路安全。”


  “你就是朱茵?”林凤儿靠前插话。


  朱茵傻傻一点头,看着忽然冒出的林凤儿。


  “男生的梦中情人,香港性感女神,真是比电视上的还漂亮,能给我签个名吗?”林凤儿又续道。


  朱茵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,摆着手道:“不不,我不是。”


  岳瀚失笑:这林凤儿还真能搞!他道:“小茵,别听她扯。她们是我的朋友,一起来接你的。”他分别介绍三女。


  朱茵这才注意立在岳瀚身后的三女。她们真的很漂亮,一个赛似一个。那个打趣她的林凤儿胸好大,一件小背心给撑得鼓鼓。她的简直就是人家上面一点。同为女人,她都忍不住多看一眼。


  那个邓莹是三人中最美的,明显艳光四射,压倒众生,是倾国倾城之色。朱茵却感觉不到嫉妒,她的美是柔和的美,包容的美。朱茵感到依附,很想享受于那美丽之下。


  那个明芬吸引人的是眼睛,或者说是眼神。那对凤眼似乎涵盖了人的一切。


  朱茵望着三个各有千秋的美人,心下诧异:“瀚哥何时认识了这么三个美人?”她本以为只岳瀚一人来接,现在发现外人,对刚才和岳瀚亲密的接触,有些不好意思。


  “她们都是你的师姐,叫声姐姐可不亏。”岳瀚笑着拉进四人距离。


  四女又重新见礼。邓莹三女知道岳瀚把朱茵当妹妹,很热乎的上前问寒问暖。四女叽叽喳喳,很快熟络。女人有些天分,男人是比不上的。


  “好啦,快走,还要去学校报道。”


  四女前面嬉笑缓行,岳瀚一人提着大包小包跟随。


  ……


  “瀚哥,我们是去哪儿啊?”朱茵跟着岳瀚走进一个居民小区。她被岳瀚从宿舍叫出来,实践吃大餐的诺言。


  “当然是去犒劳你的肚子。我在这里租了所房子,里面预备好丰盛的大餐等着你呢!”


  “真的,谢谢瀚哥!”朱茵高兴地挎住岳瀚手臂,撒娇。


  “你考上黄大,当然要庆祝。”


  “瀚哥,”朱茵细声探问,道:“你现在还好吧?……”


  “好,好着呢……放心,小茵。我现在很好。”


  “那就行。”朱茵仿佛瞬间又开朗了,嚷道:“到了吗?肚子好饿。”


  ……


  “小茵,你来啦。菜都准备好了,就等你开饭。”


  朱茵惊讶的望着屋内,“姐姐,你们也在这里?”


  “我们住这儿,不在这里去哪里!”


  “这儿不是瀚哥租的房子吗?”


  林凤儿嘿嘿一笑,“我们都是你瀚哥的女朋友,当然要住一起。”


  “什么!你们三个……”朱茵小眼瞪得大大的,傻看着岳瀚。


  “小茵,别听她疯,成天没正经。”明芬推出邓莹,道:“这个才是你瀚哥的女朋友。我们只是暂时住这儿。”她心中暗恼岳瀚这么不明不白干耗。她感觉得出岳瀚真选,莹儿最有可能,毕竟两人夫妻情深,甜蜜睡了几个月。她想过离开,又不甘心,下不了决心。


  邓莹笑拉朱茵入席,道:“她们跟你闹着玩呢。你这两个姐姐都在追你瀚哥,当然要近水楼台先得月。”她这话虽没说自己,却也把自己饶了进去。


  “小茵,你不是嚷着饿吗,快来吃。”岳瀚避开四人关系,招呼朱茵。


  朱茵越听越糊涂,“四人一人一个样儿,到底什么关系啊?”她瞅着岳瀚和三女眉目间眼神表情,直觉感到关系不一般。她心中又是高兴,又是丧气:瀚哥有三个漂亮姐姐喜欢,肯定能从失去小颖中摆脱出来。可她们又是如此漂亮,她往日的自信突然没了。


  “来,小茵,你可是阿瀚的大恩人。咱们以饮料带酒,同干一杯,庆祝小茵考上黄大。”


  “还是喝酒吧,这多没劲!”


  “休想,有他在,决不喝酒!”


  ……


  接下几天,四人围着小茵团团转,学校里面安排妥妥当当,又带她游玩黄垠。这天,三女目标锁定百货大楼。钱包兼送货员岳瀚是必带无疑的。


  四个俏佳人买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。她们唧唧喳喳,这个瞅瞅,那个看看,尤其到了女装区更慢如蜗牛。被绑来的岳瀚想一边休息又不得,每个人看到一件中意的,都要比给他看,问他意见,仿佛是岳瀚的眼睛在挑衣服,而不是她们。


  岳瀚大公无私,主动为四女各买了一套衣服后,队伍速度才有起色,没有去逛第三遍。只是下一站到了女士内衣区,无法逃离的岳瀚深深后悔。即使如此,四女仍左挑右看,踯躅不前。商场,简直是女人的天堂。


  岳瀚老老实实一边陪笑。他不敢乱瞧,一则,源于人类害羞本性。他脸皮是够厚,但那些买内衣的女士可受不了被一个年轻男人看着挑内衣。他老实点可以避免两边尴尬。一则,如果他用那绝对只是欣赏艺术的眼光,去品位某些靓丽女士时,总能感到身边有四对杀人的目光。安全第一!


  幸而,这内衣四女不在比给岳瀚看了。让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有些失落。可惜啊!他随着队伍前行,转过一排衣架,摆脱悬挂的琳琅满目的文胸,一个熟悉的倩影落入眼中。


  “婉君!”岳瀚脱口而出。前方一个女子正背对着他挑内衣。那白色衣裙包裹住的秀丽身躯,和他第一次跟苏婉君回家时,从背后看的美景如此一致。


  女子身子一颤,转过身来。正是苏婉君。她凤目一闪,正要说话。四女转过头来,惊奇喊道:“啊,苏老师!”苏婉君止住话,冲四女含笑点头。


  “她是谁?”朱茵低声问邓莹。


  “咱们学院的老师。走,过去。”四女靠上苏婉君。林凤儿堕在最后,神秘兮兮的冲岳瀚耳语:“嘿,你叫苏老师什么?婉君,好亲热You!”她是四女中最有钱的,好衣服穿多了,免疫力最强,相对更关注岳瀚动向。他的喊声,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
  岳瀚正欲辩解,林凤儿已不顾而去。他徒自苦叹:这个凤儿是越来越难以琢磨。她刚才调笑的眼神中,岳瀚看到的不是嫉妒、审问,而是惊讶、赞赏。那暧昧的会心一笑,带来的不是反对、拒绝,更多是支持、鼓励。


  苏婉君很惊讶,岳瀚会陪四个女生来女士内衣秀场。邓莹是他女朋友还好说,其余三个女孩未免太开放了吧!明芬和林凤儿她都因岳瀚暗自认识了,还有一个小女生却从未见过。不过,三人都是美人儿。她搭话道:“你们买东西啊。”


  “恩,苏老师。这是咱们学院的新生,叫朱茵。我们带她出来玩。”邓莹清楚岳瀚和苏婉君的关系,最是自然。明芬和朱茵对老师看到她们和男生一起逛女士内衣场,有些羞意。


  “苏老师好。”朱茵道。


  “你好。”


  “苏老师,你也看文胸呢。”林凤儿走上来,“咱们一起看看,老师给我们参考参考。”她挎住苏婉君,像妹妹对姐姐撒娇一般,不容她分辩。


  四女又撇下岳瀚,开始探索。岳瀚自觉尴尬,散站一边,瞅也不敢瞅。众人晃晃悠悠,来到华歌尔品牌专柜。岳瀚记得这里是上次为邓莹买内衣的地方,连服务小姐都是上次那人。


  服务小姐没忘记岳瀚,单独闯进她这里买内衣的男生可不多,虽然已过了二个月,她还是一眼认出了岳瀚。她一边招呼众女,一边对岳瀚道:“怎么样,这位先生,上次您买的三套内衣,女朋友还满意吗?”


  五个女人,十道目光直指岳瀚,又各不相同。朱茵心下诧异:“‘三套内衣’、‘我们都是你瀚哥的女朋友’,这!三位姐姐不会真都是瀚哥的女朋友吧?”她惊讶的看岳瀚。苏婉君同样奇怪,买了三套内衣,邓莹三女和他又很亲密,这种联想不自然发生。她疑惑的看岳瀚。邓莹知根知底不敢出声。她羞看岳瀚。林凤儿和明芬了解情况,嬉笑看岳瀚反应。


  岳瀚俊脸一红,“还好。”目光游移到邓莹身上,心说:“东西穿她身上,问我干什么。”


  服务小姐看众人奇怪状况,忽得醒悟,五位女士中恐怕就有他的女朋友,看他反应,人家可能不愿意说,转而单招呼五女,耍起嘴皮子来。


  五女也随着转移视线,让岳瀚大大松口气。


  林凤儿仍不安分,鼓弄加半强迫其他人,挑选试穿各种各款文胸内裤。岳瀚只见五人进进出出试衣间。那服务小姐眉开眼笑,上次那个男生就挑了三套精品内衣,这次带来了五个女的,同样选择高档品,真是绝好回头客。


  最终,五位女士,一人二套精品内衣。岳瀚的钱包大大缩了一回水。林凤儿的一再坚持,使苏婉君和朱茵默默接受岳瀚香艳的礼物。


  林凤儿心中偷笑不已。男生送女生内衣,那可是情人的专利。她就是要看看这两人的态度。如果对岳瀚没有一点心思,即使关系再好,也不能接受。送别的还可以,这可是女人贴身内衣,文胸和内裤,非亲非故之下,意义可就大不相同了。


  朱茵暗恋岳瀚到不奇怪,她正是小女生情窦初开的年龄。苏婉君老师怎么和岳瀚勾搭上的,她可百思不得其解。她决定回家好好拷问拷问。


  有人送我的东东,大家看看她是谁(第287楼):
}
友情链接: 搞搞网 无码影院 步兵视频